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像砍掉科曼奇那样砍掉F-35吧

发布时间2016-06-22 10:24:00  原作者:   点击数:

 

 

 

战略风险管理

  这支替代部队是否可行,与兵力结构的讨论密不可分,而兵力结构关系到能否实现二十一世纪空中力量的预期发展。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涉及联合部队的任何冲突也将涉及空中力量的运用;因此,我们应该仔细思考空中力量会给作战行动带来什么影响。

  我们已经习惯的思维方式,是对潜在的冲突加以分类,从“最有可能发生”直到“最有威胁性”,然后认定最有威胁性的冲突是最重要的。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空军遵循了这种思维方式,结果却令人遗憾,空军让旧型号喷气战斗机担任主战飞机,这些飞机在此两场战争中只使用了很小部分的作战能力。空军偏爱的兵力结构注重最有威胁性的冲突,而这经常是指与实力等同或相当的敌方国家的正规武装部队进行大规模作战行动。

  第五代战斗机被标榜为应对最强威胁的克星,仿佛我们必须使用这种飞机才能与实力相当的国家打仗。这种态度是典型的文化思维惯性使然,认为优势技术将给美国带来胜利,而如果我们缺乏技术最先进的飞机,就无法打赢。这种依赖装备和忽视战略的想法,没有考虑到包含各种空中力量作战能力的作战方式具有多种可能性,而是偏重某个非常具体的专项精锐作战能力。事实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在越南战争中,我们明显拥有技术优势;在朝鲜战争中,双方大致上旗鼓相当;而在二次大战中,我们可以说在技术上落后于德国空军。但是,这几场冲突的结果和飞机技术的优劣并无必然联系。

  从2001年以来流行的想法和做法是,除了最有威胁性的冲突之外,其他任何可能的冲突都属于“次等冲突”,都可以由精锐隐身战机部队有效摆平。在他们看来,F-35既然能够应对所谓的高端威胁,自然对其他任何形式的冲突更不在话下,因此特别被视为具有多种适用性。然而,现实情况并不支持这个结论。以阿富汗战争为例,我们当时根本不能像使用F-16和F-15E那样部署或使用F-35——我们负担不起这款飞机的运行维护成本及燃油消耗,更何况会造成飞机寿命递减。即使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使用第四代飞机,其成本也显著高于用现代化轻型攻击机实施相似的战略,因而“次等冲突”思维和做法给装备、后勤和人员都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
全五代战斗机配置不科学更不经济

  实际上,根据有案可查的西方军事史,非正规冲突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战争形式。从伊拉克撤军和最终从阿富汗撤军都不能预示美国从此将不再参与非正规战争。目前,美国仍然涉足马里、菲律宾、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约旦、乌干达和非洲之角的事务;利比亚冲突的记忆逐渐淡薄,而叙利亚仍有可能成为冲突的热点。此外,各类冲突的分界线可能非常模糊——如果美国与中国为了台湾而发生冲突,只要是限制在常规冲突范围,也许算不上是对美国威胁性最大的冲突;另一方面,如果若干非正规挑战交集起来,却很有可能导致最具威胁性的局面,尤其是涉及某个拥核国家崩溃,或丧失关键资源、领土或某些全球共有资源使用权的时候。

  使“次等冲突”思维方式更站不住脚的,是那种认为针对威胁性较低而范围较广的挑战所组建的部队其作战能力必定较弱的观点。非黑即白(隐形/非隐形)的二元分类法总是把续航力、军械多元化、载弹量、机动性、燃油经济性、航程和粗糙道面机场起降能力等作战能力因素视为无关紧要。冲突发生的环境是任何战争的决定因素之一,无疑会影响可运用的空中力量作战能力的选择。如果所有的环境、战略和敌人等都属于“次等冲突”类,都可用“隐形飞机”这一副药方来解决,那么我们建造庞大的F-35机队尚有其道理——假如能买得起这些飞机。但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那么我们就是在忽视因无法应对迅速扩散的“最可能发生的冲突”而导致的后果,或者说把非正规战争视为“次等冲突”的明显后果,而固执地用TACAIR高速喷气机应对非正规挑战,全然不顾十几年来的事实对这种方式的效果的验证。

  让部队全部配备第五代飞机的做法,还忽视一支灵活机动的部队所具备的多用途适用性和威慑价值。机动灵活的部队能够执行多方面的任务,尤其是在危机突发、形势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只要风险在可承受范围,把作战航空兵部署到前线总是有价值的。对此类风险的判断同飞机的隐形特性没有关系,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把空中力量快速部署到严峻环境中,如何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在没有备好的基地和固定的基地设施的情况下开展作战行动。如果我们想把OA-X或AT-X飞机部署到乌克兰,这个决定马上就能做出,即使我们知道这些飞机面临地面火力威胁;相比之下,想用F-35飞机进行同样部署,其决策要艰难得多。假定驻欧美国空军目前拥有轻型作战飞机(OA-X、AT-X和FT-X),这些飞机仅靠少量后勤支援就能够从乌克兰简陋的机场起降,那么,面对俄国的非正规威胁,驻欧盟军最高司令官无疑可以睡得更香一点——凭这些飞机就足以保卫克里米亚。

  分别以“最有威胁性”和“最有可能发生”为据而展开的无谓争论,其所围绕的是利弊交换的假命题。仅只针对最大威胁而设计的部队结构具有根本缺陷,因为它立足于一个错误的假设,认为解决反进入/区域拒止挑战只需要动用第五代战斗机,更具体地说,是一种在没有电子战/压制敌防空系统能力支援下的、需要长跑道的短航程战斗机。一支部队,如果抛弃了应对最有可能发生的冲突所需的作战能力,将难以满足国防需要,因为这样的部队结构设计还基于另一个错误的假设,认为按最有可能发生的冲突而建设起来的部队不可能对同等对手产生威慑效应,因而没有什么价值。这两种假设都忽视了战争艺术的基本道理。如果我们拥有更多的可选方案,能够从更多的地方实施兵力部署,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得对敌作战优势。如果我们蓄意减少可选方案,就会让敌方有机可乘,他们将专门针对作战能力狭窄的美国空军,组建和训练自己的部队。

标签:科曼奇 

相关阅读

欢迎广大武器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武器介绍、航天、航空、海军、陆军、武器图集女兵图集、与武器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529264718@qq.com
bingkong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