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大猫忆趣

发布时间2016-06-21 15:09:22  原作者:   点击数:

  乔“烟枪”鲁齐卡少校是一位重新服役的前F-14雷达拦截管,他现在华盛顿特区海军国际项目办公室“驾驶”一张办公桌,将在国会工作到2020年。

\
鲁齐卡少校向观众挥手

  我们坐在跑道尽头的F-14上,GE的F110发动机轰鸣着。在我们等待开始F-14最后的飞行表演时,耳机里传来航空长(Air Boss)的声音:“‘雄猫’表演机组,你们的空域长5英里,高15000英尺,表演舞台是你们的了。”那一刻,我清楚记起指挥官之前对我们说的话:“伙计们,做一次难忘的表演吧...但不要太难忘!”

  乔“烟枪”鲁齐卡少校作为雷达拦截官(RIO)参加了“雄猫”在2006年的飞最后行表演。身为F-14资深机组乘员,他现在回忆起“雄猫”的点滴趣事。

\
鲁齐卡少校参加了“雄猫”在2006年的飞最后行表演

驾驶美国海军王牌战斗机并不是一件坏事,对吧?

  我的家乡曾经在市区竖起过一个标志:“欢迎来到德州克兰德尔,这里是1001位友好市民和几位老牢骚的家”。据我所知,在我们市包括那些老牢骚在内,还没有人上过军事院校。被军事院校录取给了我一个到外面世界去看一看的好机会,但克兰德尔是我的安乐窝,也是当时我眼中所有人的安乐窝。

  我同时被西点军校和海军军官学校录取,在做决定时我选择了后者,因为看起来海军能为服役生涯提供最大的灵活性。你能在公海航行时又怎么会愿意被绑在地面?正是在安纳波利斯的4年学习期间,我决定了要飞翔。

  我在大三体检视力时,想试试能不能摘掉眼镜。主持体检的护士问我:“亲爱的,你戴眼镜?”我回答:“是的,女士。”她说:“好吧,我建议你别忘了戴起来,尤其开车时!”让人难过的是,我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为海军飞行军官(NFO)。

  在彭萨科拉飞行学校的日子令人难忘。这里基本上是海军军官学校南方分校,1996届及以后的航空学员都在这里接受培训。我在弗洛拉-巴马酒吧挥霍了大把时间,还经常在波地多岛打高尔夫,当然不忘抽空飞一下T-34“教师”和T-39“佩刀客机”教练机。

  在几次横跨美国飞到圣迭戈的转场训练后,我觉得这个S-3“北欧海盗”的大本营很适合我。但是几个已被选去飞“雄猫”的朋友说服我也报名去飞这种大战斗机。弗吉尼亚州的奥希阿纳航空站听起来并不如圣迭戈棒,但飞美国海军王牌战斗机并不是一件坏事,对吧?

\
2006年VF-213和VF-31的F-14完成最后一次作战部署返回奥希阿纳航空站

标签:大猫 

相关阅读

欢迎广大武器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武器介绍、航天、航空、海军、陆军、武器图集女兵图集、与武器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529264718@qq.com
bingkong0@163.com